• 2011-02-13

    黄金女郎 - [看东西]

    去剪发时特意让理发师剪短了鬓角,让小小的金色耳钉有机会在那边眨眨眼睛。

    一直没发现黄金的好,是不知道如今黄金的式样已经更多更好。很多都精细、小巧,令人们在柜台前驻足。

    黄金给我的感觉就是暖,润,甜,是道要少而精的甜品。

    觉得所有金饰的广告都落实在一个“闪”字是错的,我恰喜欢戴久了后人造抛光渐渐暗淡,最终被蕴藏了起来的时候。此时金的成色变得更黄,有被捂熟了的感觉。

    即使是妈妈拥有的陈旧样子的黄金戒子,现在看起来也别有一份味道,时光悄悄地融蚀了旧时由机器刻出来的生硬花纹,如同巧克力在舌尖滚过一遭。

     

  • 2011-01-25

    宫部美雪四书 - [看书]

     

     

     

     

     

     

     

     

    最近上下班路上一直在看宫部美雪(她的名字原本没有汉字,有的地方被翻译成“宫部美幸”)小说.

    于是,大约是一个小时有时让人觉得漫长的车程忽然变得很轻松.车上看,在地铁的电梯上看个不停.回到家中也还看,后来去看舞蹈演出时中场休息十五分钟也是抓住手机不放,甚至某天开车的时候还在想《火车》的情节,真真大大的危险了! 

    至今为止看了《理由》,《龙眠》,《火车》和《魔术的耳语》,都觉得非常好看.

    宫部美雪的作品非常不辱没一般人对“小说”的期待,就我而言,看她的书的乐趣甚至要高于自己的期待。推理小说能让人兴致勃勃的看完似乎并不困难,难的是其中还颇有发人深省的部分。故事兼顾理性与感性,富有想象力,在承载了大量的有说服力的社会素材同时,又有细致入微的描写所呈现的画面感。更难得的是作者的耐心,很知道把握故事的节奏,一层一层推进,读者走入时觉得是迷宫,出来时回头看发现路径分明,这一回头的感慨就排除了让人感觉虎头蛇尾的可能。

    看维基上介绍作者,她年轻时候在律师事务所工作,那时候大约培养了挖掘社会现状背后隐情的敏锐嗅觉,也锻炼了缜密的思维。她还取得了速记资格,能快速的记录大概为后来一气呵成的大量书写打下基础。她还是个电玩迷,收集了大量的攻略书,这恐怕是创作之余放空大脑的一种方法。宫部美雪现年刚满50,作为作家应该还是年富力强的高速创作期内,这点让人比较能安心期待新作的不断问世。

    现在她的作品里比较著名的还有《模仿犯》没看过,但有点舍不得轻易把它弄到手看掉的感觉,很怕都看完了以后那种无以为继的失落感~~~~

  • 2011-01-06

    力气

    这些天在因为一些事有点烦恼,跟去年年头一样,貌似流年不利的感觉。

    今天办公室里还又发生些小的不愉快。

    奇怪的是,当我担心因为今天的不爽分泌太多“皮质醇”(压力中人们分泌出的导致生癌的物质)之时,发现因为B之不爽而反而令自己对A事没那么挂心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不管是否错觉,我只当此时是漫长平凡生活肥皂剧中一段小小高潮,能博得多些收视也好。这么想来中午反而多吃了半碗饭。

    回家求温情的戏码也是必要的。老娘目光如炬说我瘦了,招呼我快吃块“固元膏”。老爸更有趣,他的一向只装手机、手纸和参考消息的提包中,竟然给我看到一份没开封的最新八卦周刊,不知走了哪个神帮我买的。虽然这期我早早拜读过了……

    临睡前听见我妈给我爸答疑,讲解何谓八卦,怎么个八卦法。

    我准备好好把这期八卦,再仔细温习一边。

     

  • 2010-10-28

    危险的关系 - [看戏]

    一般写故事的人都爱给主人公起个特别点的名字。可是这个故事里女的叫中村,男的是铃木,中村桑和铃木桑,两个工作交往上建立关系的男女,在才刚刚进行了2集的故事里,却发展出了一段颇让人感觉惊心动魄的男女关系。 Second Virgin这部片子已经播出的3集,收视率从最初的5.5%变为8.6%了,看来不光我一个人被暗流汹涌的情节的发展所深深吸引。

     

    也许是配乐捣鬼,诡异的疑似警报音时而想起,早上中村桑从诺大的床上爬起来,孤零零一个人时,嘟嘟的有节奏的声响就忽然成了背景,像是风雨欲来时绷起的脑神经弹出来的声响,让人不心惊肉跳不行.

     

    42岁的铃木京香美得不行,虽然脸部轮廓微微松懈了,但是身材装扮、气质都恰到好处,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欲漩涡时惴惴不安的眼神,又能像少女一样无依无靠,非常迷人.中村桑的表现总让我想到张爱玲笔下在男女对峙中失利的女人们,比如在别人的目光中感觉自己是快要从瓶中被倾倒出来的牛奶,又或被野火花噼噼啪啪的烧到身上……挣扎只是徒劳。

     

    扮演铃木的长谷川博已名不见经传,Wiki上搜来原是戏剧科班出身。他纤细修长,眼神闪烁,虽然在镜头上还有些生硬感,但与铃木京香的对手戏却也毫不逊色,故事中是一个丛林中的好猎手。

    其实什么都还没发生呢!对如果点燃就会熊熊燃烧不可收拾的发展态势感到恐惧的女主角拼命逃,甚至说出了真心话:我放弃了作为女人的幸福而辛苦经营出的成绩,不能因为跟你在一起而毁于一旦,Please go away!但是除了男方积极主动的态势,两个人之间已经显现出无可救药的致命吸引力。

    最爱看有第三者在场的这两个人,表面上谈的一回事,但是心里和眼神里在同时你来我往是另一番对话。编剧好厉害!我都想看同一编剧大石静的另一部片子“四个谎言(四つの嘘)”了。

  • 2010-10-03

    假期玩物 - [看东西]

    1.薄荷网卡路里计算器(http://www.boohee.com/assessment/calory)。这个,在放长假吃吃喝喝的时候,研究一下很有必要——我真想以后再也不吃糕饼点心就对了!!!唉,可是对于我这个甜品依赖者兼饼干狂人,估计这很难做到,还是由少吃开始吧~~~

    2.卡西欧复古电子表。重点是金色,最近很流行手表一堆,手链一堆,搭着戴在一起。这款造型是非常非常钩起童年回忆的。还有大金表——带计算器的款,一边看时间,一边算账,嗯嗯,想来也是不错的。一直很迷CASIO的电子表,尤其是具备某种特别实用功能的,最花哨的Baby-G到是从来不喜欢的。

     

    3.“撞色”帽衫。

    凡客的网店,可以看到太多似曾相识的产品,很多经市场检验过的最经典款式休闲服饰的单品,改了LOGO,价格再去掉个位数或减半便到这边登场了。而又平又靓总没有错,比如下边这上衣款式,颜色鲜艳,薄厚适宜,材质还蛮软和的,盛惠68元,对卖家和买家简直都是安全无虞的。 

    据说凡客的老板就是以前卓越的老板,把卓越卖给亚马逊以后另起炉灶。因为对网络营销拥有丰富且成功的经验,这新据点很快又有“闷声发大财”的趋势。前些日子网络上都在玩的“凡客体”的文字模仿游戏,可见其宣传的成功之处。就只是单这样的抄抄抄,光享受成果不付诸建设,大体是要被很多同行看不顺眼的。

  • 2010-08-05

    看她的世界 - [看世界]

    我们在巴塞罗那的时候,有天忽然讲起了三毛来。那时正在从旅馆通往La Lambla(点击可见F小姐谈这条街的妙处)的路上,穿过细长的小巷,树荫里沿着早餐铺子,露天茶座,酒吧,甜食店,皮具店的一路走去,路两侧有传统的西班牙建筑的景致的窗,让人总也不愿走完的一段路。我忽然想起三毛了。

     

    年轻的三毛在马德里留过学,认识了荷西,她原本是他哥哥的朋友,所以最初只把他当弟弟看的,在荷西的执着之下后来才有了撒哈拉传奇一般的故事。三毛的婆家是西班牙呢。

     

    记得看她的照片,在台湾时候还是清汤挂面的邻家女孩,后来变成了晒得黝黑,妆容只留浓黑的眼线,头发长长的披着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点野。她喜欢把很简单的凉鞋穿在脚上,最爱她的父亲也说你那鞋子只有两条带子,怎么也叫鞋子?现在想想,那时候三毛的样子,也是现在颇具西班牙风情的打扮吧。

     

    在巴塞罗那,虽然不是马德里,因为想到了三毛,对于三毛描述过很多的西班牙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如同闯入了部分属于她的世界,让人觉得恍惚而奇妙。

     

    F小姐和我都在少女时候看过不少三毛,至今也喜欢她。别人说她的真真假假我不关心,总觉得三毛骨子里是真浪漫。而她对于世界体察的深度和广度对年少时候的我有很大的影响。

     

    小时候看三毛觉得她走得真远,通过她的描述而开眼界的我那时候可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千山万水走遍,如今我也能尽自己所能去看看属于我的这个时代的世界了,觉得很幸福。

     

  • 2010-07-28

    一点巴黎 - [看世界]

     

    找对了熟悉一个城市的方法很快就能让陌生的城市亲切起来,在巴黎我们的方法就是Open Tour游览车。整整两天把游览车的4条线路都坐过不止一遍后,我对巴黎各主要景点的位置都大体有了印象,所以看下边这张图时尤其觉得亲切。

    这张图来自我在圣路易岛购买的明信片,当时我一边乱逛一边吃一“朵”玫瑰形状冰淇淋,是平时吃不到的杏子口味,非常清爽。圣路易岛在本图的西岱岛的东侧不远处,刚好画面外。岛上有非常安静、洁净且很漂亮的小旅馆,以后旅行可考虑住在这小岛上。

    圣路易岛的西端是塞纳河游览船的港口,游览船会沿本图右侧的河道徐徐前行,到达左侧前端的埃菲尔铁塔,然后从左侧的河道绕西岱岛一周后回来。晚间塞纳河上凉风习习,河岸两侧都是年轻情侣的身影,大多坐在河岸对视亲吻中,非常浪漫。

    这张小画的主角是巴黎圣母院(西岱岛),河右侧偏上一点那团白色的建筑就是卢浮宫,再远点是战神广场,然后还能遥望香榭丽舍和凯旋门。

    每次看这张小画都能沟起我对巴黎确切的想念。

     

  • 2010-05-30

    Kidy和米奇 - [其他想法]

     “米齐”以压干后的米浆(原料与年糕相似)为皮,糯米饭拌红糖为馅捏制成的。“米齐”是福州人供奉“下界爷”和鬼魂用的(供完了自然着落进现世的人肚子里),作素色,扁圆形,四时常备。据说早年福州家家户户都会做米齐、炊糖粿(年糕),现在是没人费那个劲了,多半买来吃。

     

    这一买,问题来了,在我看来“米齐”的外观是否完整、饱满、光滑可以不讲究,不腻味人可是最要紧的。 直说了吧,我的心水好“米齐”,来自朱紫坊,就是“破店”所在的那条半边巷——旧宅院后窗偶尔挑出窄长铁皮小招,旧旧的白地上简单地写着:订“米齐”,如是者大约三家,你得留神才看得到。天气好的时候,伊爸(bá)伊姆(mū)一边与街坊闲话家常,一边摆出个小小圆匾。透过蔽尘的玻璃,只见一只只素白的“米齐”,乖巧地停在小小粽叶上,每个不过四角钱。买回家,略微蒸治,清甜软糯,齿颊余香。

     

    以上是Kidy跟我介绍“米奇”。Kidy向人推介东西总是分外有说服力。然后这团团的“米奇”们就离开了蒸锅里的其他老小,飞~~速的被投递到我这边来了。

     

    上周Kidy来京吃饭,我们初次见面——但是话是很多的。发现喜欢看的书和剧,都惊人的一致。的确是的,我泡在咖啡上好几年,也是One-way street的常客,这好多的时光积累了很多的默契。

     

    进入夏季后我的胃口一直不佳(这是十分难得的,所以也不急着整治),与Kidy当日却配着南洋奶茶大啖“KAYA酱黄油土司”,然后吃饭时是最喜欢的“麻辣诱惑”的毛血旺。欢畅的聊天是佐餐的最好调料。比较开心的是Kidy负责的新工作以后可能不定期就能来京,那今后见面的机会大增,比较担心的是就是工作变得更紧张以后,我能看到以上“风情小品文”和介绍书啊剧啊的文字没准变得更少了。

     

    所以,Kidy还是要坚持多多写下去啊~~~~

  • 2010-05-16

    同事三分亲 - [其他想法]

    跟早期同事聚会的感触就是你仍旧是队伍中最小的那个。前辈说你你你组织一下活动,于是我这个在现任公司已经到了Anego尴尬地位的大女马上做低,只能是是是,嗨嗨嗨,千辛万苦的带诸位仁兄和仁兄们的亲属去远郊玩。这种心理也可引用自Anego电视剧——已经不习惯撒娇示弱而当大人的时候,忽然出现了可以把你当成小孩,称呼你为“**酱”的人,难免心中一软。

     

    新手开车加不熟路,一路上一次车子莫名发动不了,一次险些倒车至山下,除了这两次还都OK,好在同去的那个傻姑娘一直在睡,都不晓得经历着何等的状况。最终飞车星夜回家已经是八点多,前辈发来短信说:干事你辛苦了!心里仍然惯性的觉得自己是下属,达成领导的要求很安慰似的~~

     

    不知为什么总对那个时候的那些同事很有感情,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想的,但大家也偶尔都要张罗着聚一聚。跟这帮看着我从最菜的菜鸟走过来的人在一起觉得很踏实,因为当着大家出过丑,所以反而相处的更轻松。

     

    还记得那时候不懂事的小女孩一下子进入全男班的队伍里是多么的不安。面试我给我机会步入大公司的两枚瘦男,当初带领我这菜鸟时都跟此时的我差不多年纪,做上级的技巧还在摸索中,同时也是正是卖死命拼事业、意气风发的时候,所以从来也不多跟我计较。回想起来那时候对他们的态度既有崇拜又偶尔愤慨,因为工作上的挫折而偷偷流泪的时候,别说我没在心里记恨过他们。后来在其他的地方见识了更多的人,才知道那时候其实真的是得到了关照。还有一位大哥从来不善言辞,听得多说的少,对我永远很亲切。我们都习惯了他的沉默,就只聊阿聊,不担心他厌烦了。这几位都人到中年,都成了“孩子奴”,自然棱角少了不少,更像大哥哥似的了。

     

    还有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和我同年的几个朋友在出发前都临时说不去,搞得我很尴尬的——难道孤身陪几队家属去旅行。还好有能睡觉的姑娘陪我同去,原本她还是别部门跟我们不怎么熟的。一路上忍受的我糟糕的车技,在我随车内音响放歌的时候沉入梦乡,更在饭桌上高谈阔论,与同事和家属都能海聊开去,真是销售里的未来之星!

     

    原本我很反省自己朋友圈子越来越窄的,因为自己实在不是善于维系人际关系,大概还是太懒的缘故。所以现在常在的一起的朋友说起来都他们找我多些。偶一主动社交,发现大家还没有忘记我,而且看着别人的前进,忍不住也觉得自己也应该更多洒些热汗才对,正能量大大增长。

     

    有时候麻烦的事带来的是一个好的结果,这是我这周的体会。

     

     

     

  • 2010-04-25

    五道口 - [看世界]

    春无限好,无奈是贫穷。

     

    回味起那时候的走在路上昂首挺胸、自觉被注入无限勇气和力量的日子,可加上的注脚有“穷开心”一词。有限的一点零用钱,真是算计来算计去也不够花。现在有时候乱买了东西却其实用不上的时候,我真恨不得凭空伸出一条跨越时间界限的手臂,将现在拥有的送到年轻的时候的那个自己去。其实买了也用不上的东西大概还是那时候欲求不满的延展,我的购物心理,还跟学生时代一样不成熟吧。

     

    在贫穷的学生时代,最喜欢的逛的地方是五道口。这个区域的关键词有“留学生”、“酒吧”、“地下乐团”、“打口带”、“外币黑市”、“外贸商品”等等,在豆瓣还被建设了粉丝小组。在我的学生时代,它同时也是由蜿蜒的流着污水的小巷和乌烟瘴气的市场、商铺组成的,是异文化混搭的城乡结合部地区。

     

    那时候所有的物质消费都能在该区域解决。标准的一天是在花店水果摊旁吃馄饨和油条,然后逛到拐角的小店看牛仔裤和外单帆布包,隔壁是个小到似乎随时可以隐形的小摊子,其实是黑市,正有外国人里头偷偷换钱。然后步行到五道口最“黑暗”,“拥挤”的街区,在路边摊和大篷市场里买衣服,磁带和书。如果实在有钱就看看出口韩日的小商品。鳞次栉比的小店被烤鱿鱼的气味笼罩,我吃坏肚子一次以后就改买旁边的肉粽了,大块的栗子和火腿味道还挺地道。打工赚来的钱攒够了去水货店看WALKMAN,那时候可录音和连放两面磁带的随身听可是非常有型的。晚上回去路上在报刊亭飞速饮一玻璃瓶可乐,回去的路上不要忘了水果摊里寄放在冰柜里的一只西瓜。那时候那一点钱和那些时间,真要干好多事啊。

     

    现在再去已经发现被改造的面目全非,但仍是一个有腔调却气氛轻松的地方。五道口附近一直有很多实惠而又质量颇高的店铺来应对最挑剔最没钱的族群,商业气息中都带着学生气。

     

     

    “光合作用书房”门口,典型的阳春白雪对撞下里巴人。不过就绵延几百米的让人寸步难移的小摊而言,书房门口的特别文艺,有家铺在地上的都是仿单TODS的低调船鞋。

     

    附近的底层小楼都被改造成临街铺面,有客人或店员闲闲的趴在窗边往外看。

     

     

     

    原来铺天盖地的服装+百货+农贸市场,现在只有大约50米左右的委屈的一小段。人气也不旺。逛逛货色还不错,50元以下T-shirt入货3件。

     

    新开的商场。这个新的商场头顶的“五道口”三个大字设计的很学生腔兼有地标感!一层有家可爱的“查理布朗咖啡店”。让我想起亦舒常常提起到的“花生”漫画。

      

    有个日本留学生曾对我说,来中国第一感触就是觉得人们都步履悠闲,现在他如果再来北京不知还会不会这么想。最近时常让人感觉时代激荡,想要静下来、慢下来却身不由己。可是此时走在这初春的绿浸染的校园附近的喧闹的街道上,心理还真是颇安详的。周围都是有朝气的,不急不缓的脸。

     

    路边摊越来越多了,以前常常看见的卖一元钱的鲷鱼烧(红豆馅点心)的小摊子今天还没瞧见,倒是出了一个贴的很热闹的据说是买“寿司”的摊子。有韩式炒年糕卖,但搭配的是四川味的辣豇豆。这也许就是专属五道口的MIX味道。